欢迎光临鸿运手机版登陆,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鸿运手机版登陆 -> 历史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关于世界史和世界史体系认识的思考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19日 15:37:56

  摘要:长期以来,我国学术界对世界史和世界史体系存在不同的认识。而存在不同认识的原因是由于对世界史概念和世界史体系有着不同的界定标准,因此,针对“世界历史是什么,世界史学科体系如何构建”一直是国内学者关心和讨论的主要问题。本文通过国内外学者对世界史概念的不同定义以及不同世界史观对如何构建世界史学科体系进行简单阐述,使我们对世界史和世界史体系有一个较为系统的认识。


  关键词:世界史;世界史观;世界史体系


  文章编号:978-7-5369-4434-3(2011)03-072-03


  一


  什么是世界史?这早已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但要讨论世界历史体系问题,我们还不得不从这里说起。


  首先,马克思、恩格斯对于“世界史”概念的界定在其著作中早有体现。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在《导言》中说过,世界史不是过去一直存在的,作为世界史的历史是结果。①同时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有这样的论述“各个相互影响的活动范围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愈来愈扩大,各民族的原始闭关自守状态则由于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交往以及因此自发地发展起来的各民族之间的分工而消灭得愈来愈底,历史也就在愈来愈大的程度上成为全世界的历史。”


  其次,巴勒克拉夫以赫伊津的“我们的文明首先是以全世界的过去作为它过去的文明,我们的历史首先是世界史”③作为《当代史学主要趋势》的卷首语。斯塔夫里阿诺斯也以巴勒克拉夫的“世界史不仅仅是世界各地区史的总和,若将其分割再分割,就会改变其性质,正如水一旦分解成它的化学成分,就不再成其为水,而成了氢和氧”④作为《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第一章的卷头语。


  其实在西方传统史学中,撰写世界史的作家自古就有,被尊为西方“史学之父”的希罗多德,其《历史》被看做当时西方的一部世界史。公元前2世纪波里比阿已经把世界看成了整体,在他看来:各个地方发生的事是相互联系的,“意大利和利比亚发生的一切与亚洲和希腊发生的一切密切相关”。⑤19世纪英国的阿克顿勋爵也说过:“所谓世界史,按照我的理解,它不同于一切国家的历史组合,不是脆弱的拼凑,而是一个连续的发展过程,它贯穿古今,各民族在其中只能起辅助作用。各民族的历史,不是为了他们自身而叙述,而是根据他们同更高的历史序列的从属关系,即根据他们对人类共同命运所作出的贡献的时间和程度来叙述。”⑥


  另外,国内学者吴于廑先生在生前多次表达对世界历史的看法。他曾说:“世界历史是历史学的一门重要分支学科,内容对人类历史自原始、孤立、分散的人群发展为全世界成一密切联系整体的过程进行系统探讨和阐述”,也就是说,把人类的历史看作一个整体过程。⑦齐世荣先生说“人类历史是从原始、孤立分散的人群最终走向全球一体化的过程。与此相适应,历史说也是现有国别史、地区时,然后才有世界史。”按照他的想法:在世界成为“全球一体”之前不可能写出真正的“世界历史”,因此他说:“只有到20世纪,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鸿运手机版登录、经济、文化个方面日益密切联系成为一个整体,世界史的撰写到这是才成为时代的迫切需要。”


  总之,正如钱乘旦教授所言:关于世界史的含义,向来有两种解释。一种把它理解成“世界的历史”,这是一种“整体史”或全球史的观念;另一种把它看成各国历史的相加,事实上就是一种组合起来的“国别史”。


  二


  从以上介绍可以知道,“世界史”在专业的圈子里,是历史这一大学科范畴下的分支学科,它有严格的学科含义,它的研究对象是“世界”,而不是一个个的“国家”。但是在中国的学科分类体系以及一般的公众理解中,“世界史”等同“外国史”,中国则排出在外,这在国外是不会存在的。事实上在任何一个为外国人编写的世界史著作中绝对不会没有他们本国的了历史,而且一定大书特书。


  钱乘旦先生对世界史概念的解释让我们对世界史的概念有了正确的认识,对我们从“外国史”到“整体史”的转变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要想把这个概念弄准确,我们必须要有正确的世界史观,这就是我们用什么样的思维来看待我们周围的世界,我们研究的范围是整个世界,但是我们如何把分散的国家地区和文明联系到一起,我们的世界史体系是个什么样的体系,这在当今史学界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论。


  三


  我们知道,任何一门学科都有它的定位。世界史学科定位的一个主要的依据就是对世界历史概念的界定。可是世界史范围极其广泛,几乎无所不包,因此我们首先还要树立起科学的世界史观和世界史体系。目前国内比较有影响的世界史观和世界史体系有以下几种。


  1。持五种生产方式说的社会经济形态史观。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世界史学界根据马列主义的唯物史观,同时受苏联影响,将世界按五种生产方式和社会形态更迭划分为古代、中世纪、近代、现代各个历史阶段。上古包括原始社会和奴隶制社会的历史,中古相当于封建社会阶段,近代是资本主义的时代,现代资本主义衰亡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时代历史。


  2。世界史纵横发展整体史观。上世纪80年代末,吴于廑先生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史卷》所撰“世界历史”条目中开宗明义地指出:“世界史是历史学的一门重要分支学科,内容对人类历史自原始孤立、分散的人群发展为全世界成一密切联系整体的过程进行系统探讨和阐述。世界历史学科的主要任务是以世界全局的观点,综合考察各地区、各国、各民族的历史、运用相关学科如人类学、考古学的成果,研究和阐明人类历史的演变、揭示演变的规律和趋向。”进一步指出“世界史纵向发展和横向发展的理论”是“指人类物质生产史上不同生产方式的演变和由此引起的不同社会的更迭”,而横向发展“是指历史有各地区间的相互闭塞到逐步开放,有彼此分裂到逐步联系密切,终于发展成为整体的世界历史这一客观过程的”。


  3。现代化史观。罗荣蕖先生是持现代化史观的著名史学家。他在《现代化新论》专著中以生产力的发展和变革为立足点,他认识到人类社会和文明发展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罗先生认为生产力的发展是各文明发展阶段推动社会财富增长的根本动因。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的发展结构成为社会经济结构发展基础。鸿运手机版登录结构在世界不同地区呈现更大的多样性,其发展落后经济结构的变化。基本文化模式在世界不同地区又比基本鸿运手机版登录结构呈现更大的多样性,文化传统具有更大的稳定性,成为影响历史动向的潜在的深层结构,人类从原始文明向工业文明演进的总趋势是:归根到底生产力愈发展,经济因素的能动作用愈大,人的能动作用也愈大,社会进步与经济发展的步伐就会与愈加快。[13]


  4.文明史观。2004年马克先生主编的《世界文明史》问世。在导言中,他对全书的观点和体系做了提纲挈领的阐述。他指出:文明是人类所创造的全部物质和精神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文明史也就是世界通史。但另一方面,文明史有不同于世界史,即它所研究的单位是各个文明,是在历史长河中各文明的流动、发展、变化。把文明作为单位,就要区分不同文明,划分不同类型的文明。本书根据各文明生产力的发展变化和历史学界的习惯做法,经世界文明划分为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14]


  四


  这是国内目前几种重要的世界观体系,此外还有一种新的环境和生态史观,以及目前流行的全球史观。作为一名历史专业的初学者提出新的世界史观是不现实的,但是笔者从学习体验出发对于世界史观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


  1。世界史观的研究能否分阶段进行,在综合各种世界史观情况下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我们侧重点不同,交叉运用。以笔者对历史学习体验来看,我们一般学习世界史都是在马克思主义五种形态的框架下接受历史的,那么我们在学习世界史时难免比较,这种世界观把我们带到了世界史的门槛下,使我们对世界有种好奇。因此,五种经济形态史观是我们学习世界历史的入门钥匙。我们用整体史观的思维,对历史横向的发展系统把握,用文明史观对古代几个世界文明古国的学习,通过他们在世界鸿运手机版登录、经济、文化的交往的学习逐渐把世界联系在一起,随后他们文明的传承、发展以及对各民族语言,宗教等风俗习惯的影响认识,系统地把世界由点到线,有线到面联系起来。最后通过文明史观的研究把世界每一阶段的历史与当时中国的历史比较,使我们的思维里有了较为宽广的历史境界。当然我们用文明史观的研究与整体史观的纵向研究相结合,重点放在世界历史的前1500年,笔者认为这样对世界史的研究较为透彻。


  2.世界文明史观对于历史横向研究有重要作用,但我们知道一些文明的中断、消失,它们在当时纵向影响范围是有限的,整个世界并不能完全联系起来。所以,我们应该用纵向现代史观的思维。通过人类历史起源发展,人类的生产生活从采集到渔猎,随后的游牧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把世界历史从古到近穿插起来,是人类对自身历史的形成,成长、发展有了系统的认识。我们结合五种形态,对于希腊城邦、罗马帝国、随后的西欧中世纪领主制、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以及工业革命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人类历史进入了现代化,我们从蒙昧无知到文明曙光出现,慢慢走到了现代化得历程,不就是获益于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增强,使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加强,形成了一体的世界。所以笔者认为用现代史观的思维结合五种形态把世界用线联系起来,特别是把重心放在1500年以后来研究,将会有较好的效果。


  因此,笔者认为在整体史观的思维下,用文明史观对历史的横向发展有一个纵深的研究并着重放在1500年以前;用现代史观对历史的纵向发展有一个系统全面的研究并着重放在1500年以后。历史的研究是相互交叉,不是单一的研究方法,有很多设想理论上是很好的,但在实际操作的上存在困难,这是我们目前世界史理论研究的薄弱之处,更是我们历史学人将来努力的方向。

上一篇: 如何做“世界史”   下一篇: 红宝书的世界史